记录新时代    书写新时代     讴歌新时代
  1. 潍坊文化 > 非遗 > 非遗快讯 >

潍坊核雕:桃者五木之精也

孙东波

桃核雕——追古溯源、发展创作

        中国人自古喜欢桃木文化,潍坊青州就曾出土七千年前的桃园文化旧址,桃木崇拜风俗在商周就有,在每个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实物表现形式,有其自身的发展特点和规律。桃的各个部分都有各自的功用,并在我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,《山海经》西汉时的《典术》曰:桃者五木之精也,今之作桃符着门上压邪气此仙木也,桃木列于五木之精,其种子“桃核”自然更是精中之菁,故桃核可驱邪避鬼,它的存在不仅成为一种文化的承载,在民间流传桃核更是驱邪消灾的护符佳品。

        除夕之外它也是中华民族寄托美好愿望和憧憬美好生活的载体,《诗经 国风》有:桃之夭夭,烁烁其华,就是最好的依据。

潍坊的桃核雕刻就是承载着创作者的美好愿望和中华优秀的文化,利用桃核特有的性质而产生的一种艺术技艺和形式。

        核雕是一项古老的特殊工艺,探究其起源,无人追溯,只知在宋代中期便有了关于核雕的文字记载,到了明代已是极为盛行,不但在民间广为流传,而一度成为皇宫官妃达官贵人的把玩珍藏之品。而潍坊的桃核雕技艺尤为精湛,在全国民间工艺中独树一帜。

孙东波

龙腾盛世 孙东波作  高42mm 宽31mm

        置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,自古以来人们便推崇儒家、佛家、道家这类的“中庸“之道,虽说”子不语怪力乱神“但人们还是喜欢民间赋于桃核的神奇。

谈及核雕大家都知道著名的《核舟记》并被世人所津津乐道,深感其技艺的鬼斧神工,岂不知潍坊的核雕发展,也经历过一段苦苦坚守的日子,潍坊桃核雕历经几百年,过去只是做为一个民间艺术糊口谋生的技能,没有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,先人前辈们在桃核雕这门技艺上以一个普通匠人精神苦苦坚守着,随着1915年桃核雕《马拉轿车》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获得了最优等奖牌而名四方,揭开了潍坊核雕的光辉序幕,展示出了其独有的魅力。

        做为国家级的非遗项目——桃核雕,需要好好的继承和发展下去。

孙东波

马拉轿车 孙东波作  高40mm 宽40mm

       所谓传承是继承传统和开拓创新融合共性的关系,传承必须建立于传统的艺术之上,再把当今的审美观念通过创新融合其中,才能体现现代核雕的创作精华。

       所谓创作是一种经验和各种文化修养的积累,而非技术的复制,每一次的核雕创作都是从零到一的创作,拿到手的每一颗桃核都有其特定的纹路,在既有主题的前提下,雕刻要时刻根据桃核纹路的变化而做出相应的改变,所以说桃核雕不同于其它艺术形式,拥有一定的模版套路,而是需要在经验积累的过程中寻求。创造的悟性做到应运而变,这也使得桃核雕作品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,然而,根据桃核的纹路随机做出改变并不代表核雕创作要“量体裁衣“要有所用有能不用,大胆剔除无用之料,把创作者的思想灵魂注入其中,才是传神之作。

孙东波

试问小儿好大胆 孙东波作   高48mm 宽66mm

        自知当一个民间技能上什到艺术其魅力是无穷的,艺术创作本身就是要师古不泥古,在继承中求发展。如何良好的发展是摆在我辈面前的课题,好的作品首先需要美学的理论为支持。

核雕是以核诉怀的表现手段,并不仅仅是雕刻技巧,这一点好多人或不知、或不会用,会用了又没有文化的关怀、文化的缺失,使雕刻无法得以理解、无法得以传承的“硬伤“,大凡中国的艺术都离不开气韵,”气韵生动“不只是南齐谢赫的六法之一,也不只是一个文学概念,它已是中国人的生存理念,好的作品来源于学养、来源于人格、来源于作者感时悯天的浪漫情怀。

孙东波

龙腾四海  孙东波作

        在桃核雕刻时,要大胆落刀,细心收拾,往往小的细节决定大的精神,因势利导,正中取奇,造险破险,设有势就不会有“气韵生动“,或险绝、或孰厚、或野逸、或俊秀都是一种圆融的开合关系,这就是势带来的第一印象,起承转合、虚实、疏密、聚散都是核雕创作所必须的。

        核雕作品中的空白是构图的呼吸所在,密不透风、疏可走马,设了空白就失去了想象的空间,气和势就不会存在。

孙东波

太平有象提梁壶  孙东波作  宽37mm 高160mm

       形象是沟图的根本基础,无论是雕塑、工艺美术,艺都面临着一个造型的问题,只有形象产生了,才能去经营,形象个性的差异是区分其作品风格的手段,所以首先要不断的有计划的进行造型能力的锻炼,这是做为一个桃核雕刻者需要不断加强的童子功。

       锻炼造型能力是有方法的,最直接和有效的就是多观察、临摹好的造型的作品,最好是系统的学习一下美术绘画,走到大自然生活中去,了解各种物象的结构特点,加之有效的练习和掌握,经过一段苦苦的练习心领神会的理解,自会潜移默化的任刀为体信手拈来。正所谓“核雕方寸之间有天地,技艺薪火相传留古今”。

孙东波于麒麟堂

孙东波

再游赤壁  孙东波作  高35mm 宽39mm

孙东波

        孙东波,潍坊核雕第六代传承人,潍坊核雕第五代传承人、中国核雕工艺美术大师王绪德先生的入室弟子。荣获潍坊市工艺美术大师、国家非遗项目—核雕技艺名师、潍坊核雕界领军人物等称号。职称工艺美术师。1974年生于潍坊,先后得谭淇、王德培(潍坊嵌银工艺大师)、陈寿荣、陈衍绪诸恩师教诲;1998年得全国篆刻大家李刚田先生悉心教导,1999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国画专业,绘画现拜师著名画家王知庸先生,研习中国画,转益多师,打下了专业的美学基础。现为山东省雕塑家协会会员,潍坊市美术家协会会员,潍坊市工艺美术家协会理事,奎文区美术家协会理事,万印楼印社社员。曾任潍坊市核雕协会理事。

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fwhw.cn/feiyi/kuaixun/2020/1201/351.html



联系我们

联系电话:0536-8669571

QQ咨询:3513735158

工作日:周一至周日